“渣渣辉”上市在即!你看不起的土味页游,其实是疯狂碎钞机

#头条创作挑战赛#

“介系里从未玩过的船新版本,挤需体验三番钟,里造会干我一样,爱象节款游戏!”

在页游广告“血洗”各大视频网站的那会儿,大家肯定没少听过类似上面那种的广告词,当年传奇页游的运营商们为了推广做宣传,特地邀请了很有名的香港演员过来做形象代言人,比如张家辉、古天乐、陈小春等人。

这些广告文案本身是没什么太大的特色,但由于代言人们的普通话发音不准,且带有浓重的粤语口音,开口就是一句“大扎好,我似钴添络,我系渣渣辉”,再加上广告方的病毒式植入,使得这些广告词有着很强的洗脑效果。

除了“渣渣辉”、“船新版本”等台词,这些页游广告还造就了如“贪玩揽月”、“罩杯回收找一基友”、“系兄弟就来砍我”等等一系列既经典的谐音梗,其喜感程度不亚于成龙大哥的“今晚8点沙城等你”。

本着大伙们对页游不感兴趣的态度,你会觉得这游戏天天在网上不耐烦地打广告,真的会有很多人去玩吗?

然而就在你所不知道的角落里,页游的厂商们早已在闷声发大财了。

当“渣渣辉”卖起了米粉

今年12月初,有报道称,江西的一家游戏公司正在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寻求IPO上市。

这家公司名称是“中旭未来”,可能乍一听这只是家不起眼的小公司而已,可实际上,它的前身正是贪玩系列页游的运营商—“贪玩游戏”。

贪玩游戏,是一家号称“国内领先的集研发、运营与推广为一体”的互联网企业,成立时间是2015年,公司旗下拥有网页游戏、手机游戏、H5游戏、海外游戏四大运营平台和研发团队。

贪玩蓝月、真龙主宰、原始传奇、国战传奇、热血合击、传奇世界网页版等千篇一律画风的知名页游产品,均出自这家公司之手。

在今年年初,公司召开了品牌升级发布会,宣布将公司名字改为“中旭未来”,计划要向速食和潮玩这两个领域跨界扩展业务。

也许是我们这些年轻人都不喜欢玩页游,所以会觉得这些游戏根本就不赚钱,殊不知事实和我们想的恰恰相反。

有数据显示,2016年贪玩游戏平台注册玩家总数首次突破5000万人,2018年邀请古天乐参与宣传直播,该直播间在B站创下了300万在线观看的奇观,2019年该公司的页游手游平台双双达到1亿玩家注册数等等。

截止到去年的过去三年间,贪玩游戏公司的营收入额分别为30亿元、28亿元、57亿元,同期利润分别为8300万元、-13亿元、6.2亿元等等。

而今年上半年,公司的总体营收就达到了45亿元,利润3.37亿元,按照这个收入规模来计算,中旭未来已经超过多家A股上市的游戏公司。

以2021年的移动游戏收入来算,公司以2%的市场份额在国内游戏企业中排名第五;而以非自主开发手机游戏产生的收入计算,公司又能排在国内第二名,这听着似乎难以置信,可人家的招股书里就是这么显示的。

如果这些数据还不足以体验出这家页游公司多有钱,那不妨可以去看看他们究竟邀请过多少娱乐圈里的名人来代言游戏,别以为人家只找了“渣渣辉”或是“钴添络”。

据官网公开的信息了解,公司自成立以来,累计合作的明星代言人已超过30位,在挑选合适的明星代言人一事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刚成立那三年里,他们就邀请过陈小春、朱茵、孙红雷等知名老牌演员来代言,2018年又邀请了在喜剧界同样有名的乔杉和马丽。

2019年之后,公司合作代言的明星就更多了,其中有甄子丹、吴孟达、郭富城、谢霆锋,还有前英格兰队长迈克尔·詹姆斯·欧文;2020年公司不仅请了古力娜扎、张馨予这两位大美女,还请来了冯小刚导演来做代言人。

要知道,请明星来拍广告做代言人,这里面的开销很惊人的,招股书上显示公司在过去前三年里的平均推广开支是每年25.7亿元,而在今年上半年的推广开支更是高达29.2亿元,约占同期公司收入的64%,可谓成本高昂。

要是那些游戏真的不赚钱,人家又哪来那么多的钱能一直砸在明星代言人身上?

有了钱,这家游戏公司也开始走全面发展的道路,早在两年前,公司就跨界做起米粉产业,而且使用的品牌名称也是带谐音梗元素的“渣渣灰”。

“渣渣灰”一经亮相很快就受到了行业的广泛关注,自2020年5月登陆天猫,该品牌就一直保持着“狂奔者”的姿态,包括建立米粉实验室,从口味研发、包装设计、极致拌法、消费场景等完成提升消费体验的研究。

10月,渣渣灰米粉产品正式全网上线销售,凭借着优异的表现获得了组委会颁发的“中国方便速食·地域特色美食”的殊荣,成为新一任的国潮米粉品牌。

从网上公开的企业信息显示,公司在今年年初还以“渣渣灰”为名注册了多个商标,包括酒、生鲜、医疗、餐饮、广告等等。

尽管这些商标目前已被驳回并等待复审,但这也看出这家公司的野心就跟他们页游里的角色伤害数值一样大。

另一边,官方的渣渣灰品牌某音账号里粉丝数现已超过60万,店铺中上架商品种类丰富,主要产品有南昌拌粉、新疆炒米粉等地方系速食米粉。

毫无疑问,这家公司并不是一家生产游戏的公司,而是一个懂得如何借用游戏来赚大钱的公司。

或者说,这就是网页游戏及其运营商独有的赚钱招数—不靠产品的质量取胜,全靠营销做得好。

页游公司:我们不生产游戏,我们只是游戏的搬运工

大家之所以觉得页游不好玩,原因多种多样—觉得它的美术画质很low、很老掉牙,玩法体验枯燥无味、没有一点操作性,各种花里胡哨的装备打造,浮夸的外观搭配,一切都只看谁氪得更多。

而如果你想到了最后一点,那说明你对页游的运营思路理解了一半,没错,就是看谁氪得多。

上面已经说过了,贪玩游戏公司赚了很多很多钱,可是明明有这么多钱,他们却没有拿去这些钱搞更优质的游戏,而是用在了广告宣发,甚至是业务跨界上。

原因是他们的运营思路就是赚快钱、赚土豪的钱,用低成本的游戏产品来换取更高的利润,以此保证公司后续的长期发展。

页游玩家的受众群体主要为中年人,这个年代的人们不像Z世代普遍接触过电子游戏,自然也没有机会去了解那些更为优质的“好游戏”,要求也没那么高。

看过“成龙劝学”系列鬼畜的朋友应该都还记得那些传奇广告,什么“法师控制强”、“战士输出高”、“酷炫武器真的爽”、“一人攻沙虐全场”等等,全都透露出一种龙傲天式爽点,这便是贪玩传奇类页游的最大特色。

开局就给你来个“一键引导”的傻瓜教学模式,自动帮你完成打怪升级变强的基本任务,而且全程都是秒秒秒。

随着等级提升游戏的各种功能玩法也陆续推出,这时候系统会来提醒玩家:“只要充6块钱,您就可以获得以下强力装备和好看时装,让你成为全场最靓的仔!”

等你充了钱,开始正式深入体验时,游戏便会向你推荐团战、帮派等一系列社交系统,进而刺激你的消费欲望。

页游的体验快感正是如此—一时充钱一时爽,一直充钱一直爽,玩游戏的基本快感被拿捏住了,玩家们就会开始不停砸钱。

低成本页游的寿命很短,最多也就活跃个半年时间就会凉凉,多数玩家冲动消费一波后,基本不会再打算充值,短则一周长则一月,游戏的热情也被消磨殆尽,剩下那些还在坚持的都是各路的土豪富二代等群体。

反正家里有矿,给它砸个几千几万都是小意思,这些人氪金的数值基本可以覆盖该游戏一半以上的收入,甚至是扛起一整个月的KPI,页游公司也就这么赚到了钱。

下一步,就是铺天盖地的推广模式,邀请那些耳熟能详的流量大咖过来代言,在各大平台无缝式插入广告,这样广撒网的手段总能捞到两三个玩家上来,只要能捞到一个潜在的土豪,收入就有足够保证。

请明星代言他们已是屡试不爽,但有时候也不一定非得选择艺人来合作,只要是紧跟时事、有足够热度的素人网红,一样能带来不错的宣传效果。

比如由“真香定律”发明家王境泽代言的,全妹子放置式手游《无尽大冒险》;号称“抽象派大师”的孙笑川,也通过自己的黑红流量为欧美风放置手游《不休的乌拉拉》拉到了一批粉丝入坑。

当然,最有意思的代言人还得数“歪嘴战神”管云鹏,这个曾在各大网文广告里登场的男人,曾给大家留下过“歪嘴一笑”的经典画面,2020年他就受贪玩游戏公司邀请,代言并担任《贪玩蓝月》第一战神。

你别说,他这人设属性跟页游玩法还是挺相配的~

同样的宣传手段,也可以用在海外市场的推广上,只要广告打得好,辣鸡游戏一样能走出海外赚大钱,三七互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在他们今年上半年发布的财报中,光是销售费用就高达43亿以上,占总支出的53%,说明这公司的游戏广告宣传方式和前面的贪玩游戏是一个德行。

凭借这项营销策略,三七互娱在今年10月的中国游戏厂商海外收入榜中,成功跻身于第一名的宝座,超越了之前靠《原神》持续霸榜的米哈游。

其代表作、SLG三消游戏《Puzzles & Survival》的流水收入从2019年的10亿元,增加到了2020年的21亿元;《云上城之歌》在韩国游戏市场上收割了3亿美元的流水,光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就有6000万美元。

而它们的成功也离不开铺天盖地的“土味广告”的投放。

这样的成功案例,足以看出广告买量对于游戏公司盈利带来的巨大好处和优势,甚至有时候比游戏产品本身的质量更重要。

所以说,页游公司的赚钱手段就是精准掌握加简单粗暴的土味营销,游戏只是他们的一种形式,并不会在上面花心思,而是专门针对某一个群体展开引流,同时劝退那些不感兴趣的群体。

结语

俗话讲,存在即合理,年轻人不喜欢的页游能够赚这么多钱,说明它们也是有大把的支持者在玩,而且他们也恰恰就好一口,也说明每种游戏玩法都有自己的价值所在。

不管怎么说,运营商们都是会筛选着自己的游戏受众,与其说他们不想去开发更好的游戏,倒不如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要用这种方式来赚钱。

虽然在游戏行业里,这样的行为挺让人感到不齿,但是在商业层面上,他们的确精明得很。

或许换个角度看,我们不喜欢页游,而页游同样也对我们不屑一顾。

本站内容及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

(0)
八千号八千号
上一篇 2023年8月21日
下一篇 2023年8月21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