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随着中国游戏产业的崛起,越来越多年轻音乐创作者正在涌入游戏音乐领域。今年18岁的汪昊泽为《原神》“须弥城市风光”创作的《玙》,入围了第二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节游戏音乐赛道。3月15日晚,他的作品被指挥家张亮执棒的上海爱乐乐团演绎。“须弥”是一个虚构的草木国度,汪昊泽用悠扬的长笛、轻巧的弦乐展现这样一个世外桃源,预示即将发生的故事。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3月15日晚,第二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节游戏音乐获奖作品音乐会。摄影:祖忠人

“一看到这个游戏场景,我的脑海里就有了音乐的线条。”汪昊泽说。他小时候喜欢玩游戏,喜欢日本作曲家西木康智为游戏创作的音乐,而西木康智恰好是此次赛事的评委之一。汪昊泽说,自己儿时听到的大都是流行歌曲,但通过一些海外游戏接触到交响乐、爵士乐等,开拓了他的音乐视野,对他走上专业学习音乐的道路产生了影响。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18岁的汪昊泽是决赛入围选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摄影:董天晔

随着中国游戏制作越来越精良,对游戏音乐的要求也水涨船高。此前,国内不少游戏曾邀约世界知名的配乐大师创作游戏音乐,比如,《王者荣耀》曾邀请美国著名作曲家汉斯·季默,《阴阳师》曾邀请日本著名作品家梅林茂。去年,格莱美音乐奖新增“最佳电子游戏及其他互动媒体配乐奖”,成为对游戏音乐价值的肯定。

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成规模的以发掘新人为宗旨的游戏音乐赛事并不多见。第二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节游戏音乐赛道,为全世界的年轻创作者提供了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权威的平台和丰厚的奖金吸引了15个国家近300位参赛者提交的作品。最终,来自巴西的青年作曲家安东尼奥·戈麦斯为《原神》危途疑踪过场动画“生死一刹”创作的音乐《Moment of Life and Death》获得一等奖。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来自巴西的青年作曲家安东尼奥戈麦斯为《原神》危途疑踪过场动画“生死一刹”创作的音乐《Moment of Life and Death》获得一等奖。摄影:祖忠人

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节艺术总监、上音音乐戏剧系主任安栋说:“越来越多创作者正在进入游戏音乐创作领域,但真正具备世界级水准的‘头部’人才依然稀缺。希望能发掘更多年轻创意人才,为游戏音乐注入新活力、新动能,也希望未来能催生出中国游戏音乐的‘大师’。”

寻找游戏音乐创作“黑马”

24岁的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工程系研究生高钰哲已不是第一次创作游戏音乐。本科期间,他就曾参与《天涯明月刀》等游戏音乐的创作。这次,他的游戏音乐参赛作品《远空的遥想》展现人类对浩瀚宇宙的探索,在交响乐的基础上融入电子元素,更具空间感。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24岁的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工程系研究生高钰哲,这不是他第一次创作游戏音乐了。摄影:董天晔

这两年,高钰哲明显感觉到,游戏音乐创作的市场需求正在急速增加,他和他的同学们都可以接到不少这样的工作。以往,从专业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后,能真正成为职业作曲家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凤毛麟角。随着影视行业和游戏行业的发展,年轻的音乐创作者可以学以致用,有了更多从事专业创作的机会。

“大量年轻的作曲专业毕业生需要社会应用场景。这些年,影视剧、广告、动漫等‍‍行业的兴盛,给年轻的音乐创作者们提供了不同的专业应用路径。随着中国游戏行业近年来的崛起,又增加了新的赛道。”高钰哲的老师安栋说。在他看来,传统作曲领域圈子小,而且作曲家艺术寿命长,新人很难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但面对游戏音乐的新赛道,年轻人也不能浮躁,我们希望能在这一新兴应用场景中提供专业引导,培养创新拔尖人才,避免低层次‘内卷’。”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节艺术总监、上音音乐戏剧系主任安栋。摄影:董天晔

在3月15日晚的游戏音乐决赛音乐会上,中外年轻人的创造力令米哈游音乐总监、HOYO-MiX主理人蔡近翰印象深刻,特别是中国选手刘心珃的作品《异途夙命》。“这首曲子可以称为是一部充满试验性质的作品,在创作上颇具挑战。这位选手很有打破陈规的想法,运用大量下滑音型的电子音效,展现出强烈的画面感。”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米哈游音乐总监、HOYO-MiX主理人蔡近翰。上海音乐学院提供

蔡近翰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游戏音乐人才较为稀缺。首先,国内很少有游戏音乐领域的科班培养。其次,游戏音乐人才在市场中去检验自己学习与创作成果的机会也比较有限,这也是米哈游HOYO-MiX跟上海音乐学院合作“国际数字音乐节”的原因。“我们希望通过产学结合,通过举办赛事,让更多热爱游戏音乐的创作人有更多机会和舞台去展现自己。”

近年来,越来越多中国游戏厂商意识到,音乐是游戏的灵魂之一,好的音乐可以让人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和许多公司音乐外包的模式不同,米哈游组建了原创音乐团队HOYO-MiX。“我们的音乐制作在游戏早期开发的阶段就会介入,和整个项目保持着很强的协同性。团队合作教会音乐人如何合作,如何取舍,什么时候做配角,什么时候做主角。深度的磨合之后,效率和质量会得以保证。”蔡近翰说。

比起作曲大师,年轻的创作者虽然经验不足,但他们是从小接触游戏的一代,也有很强的学习力和创造力,有可能成为游戏音乐创作的“黑马”。蔡近翰说:“我们想要寻找的人才,需要具备技术、审美、创意,坚持做‘追求极致、超出预期’的内容。”

艺术与商业如何平衡

事实上,一批年轻的音乐创作者早已在游戏音乐领域挑起大梁。负责《原神》音乐制作的苑迪萌就是“90后”,曾在上海音乐学院和纽约大学求学。苑迪萌说,《原神》像是一本长篇小说,或是一部要播出好几季的电视连续剧。它的世界观宏大、丰富,如今仍在不断扩展。音乐是《原神》IP的一部分,并随之不断成长。

苑迪萌认为,为《原神》创作听觉体验时的首要课题是:在其世界观下,让音乐听起来足够贴合,并如剧情一样有着统一的逻辑。《原神》的音乐设计基调以交响乐为基底,同时创作团队也会了解最新的音乐流行趋势,尽可能地与年轻人的审美保持统一。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指挥家张亮执棒上海爱乐乐团,为3月15日晚的游戏音乐获奖作品音乐会排练。摄影:董天晔

在游戏音乐中,音乐的艺术性和商业性如何平衡?蔡近翰说:“真正优秀的作品,是经得起市场检验的。虽然音乐本身是一种艺术形式,但艺术得在市场上流动,才能用美去影响更多的人。我们一直离市场很近,可以快速吸收市场反馈,以此调整创作方向。当我们通过更多大众可以接受的方式去表达艺术时,会让艺术发挥它更大的价值,否则就会变得曲高和寡。”

随着游戏形式的变迁,游戏音乐也在迭代。长期关注游戏音乐的青年指挥家俞极指出,早期的游戏音乐,一般只用四个振荡器来制造声音,许多音乐只能使用简单的旋律,《魂斗罗》《超级玛丽》的音乐就是这一类的代表。随着数码音乐的发展,游戏音乐越来越丰富。

如今,游戏音乐向着交互式音乐发展,音乐成为游戏有机的一部分。在俞极看来,有的游戏音乐的作曲技术、创新巧思完全不亚于一些严肃音乐的创作。“为了加强玩家的参与感,许多游戏音乐运用瓦格纳的主导动机形式,听到某段音乐便知道要和哪个角色作战。这也让许多玩家走进音乐厅时,一听到某段音乐便十分振奋,仿佛要开始作战。”

在第二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节上,日本作曲家岩垂德行也谈到同样的问题。这位曾为《露娜》《梦幻模拟战》《格兰蒂亚》《逆转裁判》等游戏谱曲的作曲家说:“比起个人风格的表达,作为一个游戏音乐创作者,更重要的还是如何用音乐为游戏服务,提升游戏的品质。但在此基础上,我希望年轻人不断追求新的发现,向着更高的境界前行。”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为音乐节致辞。上海音乐学院提供

中国游戏音乐如何征服世界

“《神女劈观》到这里本该接近尾声,但今日,我再添一笔,唱与诸位听——”去年,《原神》角色云堇带着上海京剧院演员杨扬配唱的《神女劈观》“火出圈”,在全球玩家中掀起中国戏曲热潮。《原神》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发行成果极大程度上提升了文化出海的传播能力,《神女劈观》在YouTube有数百万次播放量,并带来许多二次创作,对提升中国文化海外认可度发挥了正面作用。

作曲家谭盾曾为游戏《王者荣耀》“五虎上将”创作音乐,他的太太当时还笑话他,说小心“晚节不保”,古典乐作曲家都为游戏写音乐了。但他说:“我就是想为年轻人创作,我喜欢被年轻人挑战。我担心的是中华文化传播渠道的‘老化’,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要跟上当下的年轻人。”

谭盾为《王者荣耀》创作的《敦煌五乐神》以《三国演义》中五个历史人物为原型,通过五件古老敦煌乐器的不同音色和演奏技巧,刻画英雄人物形象。谭盾以奚琴的沧桑表现赵云的仁,尺八的空灵表现关羽的义,筚篥的高亢表现张飞的勇,笙的柔和表现黄忠的忠,琵琶的节奏感表现马超的威。谭盾希望,通过游戏音乐的新介质,跟世界分享中国文化。

在第二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数字音乐游戏音乐赛道的入围作品中,安栋惊喜地发现,许多外国选手的作品中,很好地使用了中国乐器,展现了中国音乐风格。在决赛获奖选手中,就有来自法国、瑞士、韩国、加拿大的选手。安栋认为,在游戏音乐中,中国风格的融入经历了迭代。“1.0时代,‍弹个琵琶就是中国文化,只是简单的符号堆积;2.0时代,外国作曲家开始了解琵琶这样的中国乐器,他们创作的作品开始真正有中国风格;3.0时代,不用标榜符号,中国文化、中国气韵已经成为音乐里流淌的基因。”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当然,除了融入中国风格,还要学习和掌握世界音乐语言。在《原神》的游戏音乐中,融合了世界音乐元素,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音乐语言。“璃月会”以中国民乐与五声调式为主,“稻妻”以日本三味线、尺八等乐器与日本调式为主,而上线不久的“须弥”,则使用了中东、印度乐器,和当地独特调式作为其创作的主基调。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游戏音乐中使用了不少中国乐器。摄影:董天晔

“为了实现这一点,每次我们都需要从零开始深入学习这些全新的音乐语言,包括其乐器的演奏方法、旋律特点等。”苑迪萌说,“比如若陀龙王的战斗音乐,我们在史诗感的管弦乐、民乐、重金属摇滚的基底上,特意配上了中文的楚辞唱段……这种大胆的融合不只让国内玩家觉得新鲜,许多海外玩家也很喜欢。”

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随着越来越多优秀作品出炉,游戏音乐也正在“经典化”的过程当中。除了创作,音乐表演领域也刮起了游戏热潮。高水平的游戏音乐从线上走向线下,成为演出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塞尔达传说》《风之旅人》等游戏的配乐首次登上了英国BBC逍遥音乐节。BBC广播3台节目制作人路易丝·布莱恩说,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电子游戏音乐已经逐渐突破了其功能性的限制,可以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引起非玩家听众的共鸣,具备了独立呈现的价值。

同样的风潮也刮到了中国,这让许多知名交响乐团纷纷“下水”,演绎游戏音乐会。2019年,中国交响乐团就与《王者荣耀》达成合作,在全国巡演了“王者荣耀——交响音乐会”。记者曾在上海听过一场《王者荣耀》音乐会,从虚拟世界到真实的音乐厅,从玩家到乐迷,游戏音乐会成为一场破“次元壁”的狂欢。

“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王者荣耀》是什么。”中国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李心草说。然而,当他女儿听说乐团要做《王者荣耀》交响版,非常高兴。“如果成功把这个游戏做成交响版,一定会吸引更多年轻观众走进音乐厅,让他们了解古典音乐。现在的社会,大家每天看到的、听到的都很多元,高雅音乐的普及也不能一成不变地走老路。”

年轻创作者涌入游戏音乐新赛道,游戏与音乐如何“双赢”?

游戏音乐获奖作品音乐会现场。摄影:祖忠人

“爆款”游戏与知名交响乐团合作,正在成为“标配”。《原神》游戏音乐就曾邀请上海交响乐团、伦敦爱乐乐团、东京爱乐乐团录制。上海交响乐团演奏的“《原神》交响音乐会特别篇·映春华章”观看人数一度霸榜B站直播排行榜榜首。一位网友说:“没玩《原神》以前,一名游戏爱好者很少会对音乐会及戏曲感兴趣,现在却充满了期待。”

行业的变迁和市场的需求同样也倒逼着专业院校课程设置和教学改革。2020年,上海音乐学院开设了电影音乐制作研究生专业,未来会不会出现游戏音乐相关专业?

安栋说:“大学的专业设置与更新有时会适度‘滞后’于行业发展的即时变化,但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有时候走得太快,对行业没有深入了解、预判和沉淀,就可能导致该新兴学科地基不够扎实。但我们必须对社会的需求和市场的发展保持敏锐,去引领而非迎合。如今,人工智能都可以实现为游戏配乐了,这也迫使我们去思考,如何培养游戏音乐的‘顶尖高手’,如何锐意创新,创作出世界级的作品。”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祖忠人 摄

来源:作者:吴桐

本站内容及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

(0)
八千号八千号
上一篇 2023年8月11日
下一篇 2023年8月11日

相关推荐